之美识别_要闻下载

【哲学S02E10】瘦比较美还是胖比较美?从哲学角度看看「品

时间:2020-06-12  作者:
【哲学S02E10】瘦比较美还是胖比较美?从哲学角度看看「品

上週的节目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些另类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以反对美感为主,包括用艺术家自己的尿液来创作的作品。想知道详情吗?错过上一集的听众朋友们记得回去收听或阅读喔!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要来谈谈「品味」。你觉得自己的品味好吗?是否曾经有人批评过你的品味呢?你同意对方的批评吗?品味到底是什幺?今天我们要来检视这些有趣的问题。

 

品味不只是个人,而是社群共识

品味的比较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有些人穿衣服很有品味,有些人衣服的穿搭让人翻白眼;有些人吃东西很有品味,不会把味道不合的东西混在一起吃;有些人对艺术很有品味,听的音乐、看的书都跟大众流行的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味,也会评价别人的品味。但是很多人大概会觉得,品味这件事因人而异,没有绝对的标準。就算你觉得听古典乐比听流行乐有品味,你也不会特别去跟喜欢流行乐的朋友争论。你顶多觉得人各有所好,所以这件事没有什幺进一步讨论的空间。

但是品味在我们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并没有这幺单纯。很多时候,品味代表社群共享的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往往会变成一种秩序感,进而促使我们去改变不对的秩序。想像一下,如果台北101不是现在这种摩登造型,而是一只翘着尾巴在搔痒的巨型猴子,市民是不是会集体抗议呢?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凭空想像,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2016年台北灯会的主灯「福禄猴」曾经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认为「福禄猴」实在太丑,破坏了灯会的品质,应该撤换。这些例子多少都说明了品味不完全是私人的事情,社群的品味很多时候就跟道德观一样,是社群共识的一部分;当个人品味在公共面向上违背了共识,很容易就会面临指责与挑战。

也许有人会觉得只要脱离公共议题,品味的差异仍然没有太大重要性,因为我们私下有什幺样的品味别人根本管不着,但这一样是把问题简化了。想想看,你会在意自己的小孩听什幺音乐、读什幺小说吗?你会在意小孩怎幺打扮自己吗?如果你觉得听流行乐是一种堕落,或者刺青是一种邪恶,你会容许小孩做这些事吗?或者如果你的父母这样想,你是不是会觉得他们的想法有问题?这些例子显示了品味不会仅仅只是一种超脱世俗的个人偏好。做为社群的一份子,我们会希望能达致某些共识或者价值观,品味常常会是其中一项。

品味有办法改变吗?

但是关于品味重要的一个哲学争论也就在于此。当我试着说服你接受我的品味时,这过程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这是一个论理的过程,还是只是一种情绪性的感染?例如,会不会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念在我们的友情,我也说服自己喜欢上你推荐给我的歌曲?有时候会有一些外在因素促使我们改变品味。例如,如果医学报导说怀孕的妈妈听古典乐会对未出生的小孩有良好影响,你可能会因此让不喜欢古典乐的自己渐渐接受古典乐。但我们大概很难说这种理由让你打从心底爱上了古典乐,因为这样的理由只能说是外在而非内在的理由。

我们来看看一个改变品味的具体例子,这个例子由哲学家罗杰‧史库顿(Roger Scruton)所提供。假设我们两人在讨论印象派画家詹姆斯‧惠斯勒(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的画作《灰与银的夜景》(Nocturne in Grey and Silver)。这幅作品呈现出城市里浓浓的夜幕,夜幕中有朦胧的灯火摇曳。你认为这幅画无意探讨深层的现实。画中朦胧的夜幕掩盖了尘世的劳苦与纷扰,灰与银的色调暗示了夜晚的超脱与欢愉,画家呈现的正是我们对夜晚的印象。但我试着说服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幅画。这幅画的色调恰恰说明了是人类的作为让这个世界堕入黑暗。夜景在工业革命之前并不存在。工业革命后资产阶级过着悠闲的生活,晚上在客厅听着钢琴演奏做为娱乐,夜间的火光与浓浓的黑暗形成强烈对比。因为有了人为的灯光才产生了夜景,黑暗之中暗藏的是工业革命带来的剥削与劳动。如此看来,这幅画并非是单纯呈现我们对夜的印象,而是要传达强烈的社会批判。

如果你接受我的说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幅画,你可能会因此喜欢上惠斯勒的作品。这种改变代表了什幺?在这个案例中,我对作品提出一个不同的诠释,而我透过说服你接受这个诠释来让你对作品产生不同的美感经验,改变了欣赏画作的品味。用哲学的术语来说,我透过提出一个论证来改变观者对审美对象的美感经验。这其实就是说服别人接受自己品味的一个标準流程。

「品味」有没有客观性?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质疑这样的论理方式是否有客观性,也就是是否奠基在普遍的审美标準。毕竟,品味是根源于文化,而文化没有普遍性;相反的,文化正是因为具备差异性才得以存在。你大概很难说服不同文化的人接受你的品味,因为在你的论证当中所涉及的品味标準不见得放诸四海皆準。也许在某个文化中,胖才是美,懂得欣赏胖的人才是有品味。如此一来,「瘦就是美」的原则对这个文化的人来说是没有说服力的。回到惠斯勒的例子,也许某个文化社群对夜晚的看法十分不同,对他们而言,黑夜少有负面的涵义。如果是这样,他们不见得会认同刚刚所提到的工业革命的解读。

但文化差异性也无法成为压倒性的反驳,因为反过来说,除了文化差异性,我们也可以找到很多跨文化的共同性。例如,我们大概很难想像有哪一个文化会认为对称、和谐、秩序感这些性质无法带来美感。如果跨文化的品味标準的确存在,那幺品味不是客观的说法就不尽然正确。

上述的讨论也带出了对品味客观性的第二个反驳:在品味的讨论中,任何一个可以用来支持审美判断的理由都可以被反驳。当一个人说:「因为瘦,所以美。」永远都有人可以说:「因为瘦,所以不美。」这样的现象在科学推理中不太可能出现,因此品味并没有客观性。但也许我们可以说,审美判断追求的并不是普遍性(universality),也就是要所有人必须(must)接受某个结论,就如同我们必须接受科学定律一样。倒不如说它给了我们另一种选择,也就是呈现了另一种美感经验,并且说服我们这样的经验有价值。

最后一种反对品味有客观性的说法认为,在艺术的领域中,挑战规则与惯例往往被视为是具备原创性的表现,如果品味有客观性可言,那幺创作者就没有超越的对象,艺术创作也就没有自由可言,因为这代表美存在规则。

苏格兰哲学家休姆(David Hume)有一篇非常着名的论文,叫做〈品味的标準〉(Of the Standard of Taste),回应了以上的反驳。休姆认为,品味的标準是由一群可靠的鉴赏家所决定,所谓可靠是指不受任何偏见汙染而且具备良好的训练与薰陶。这样的一群人所达成的共识就构成了品味的标準。但这不代表品味的标準就如同科学定律般客观,独立于我们的心灵而存在。休姆认为品味来自人主观的情感,是主观的情感让事物染上了美的色彩,而非事物本身具备某些特性而让我们感到美。换句话说,品味是一种偏好,这种偏好是审美判断的前提而非结论。鉴赏家的品味反映了他的人格特质,例如敏感度以及洞察力。因此我们应该将重点放在鉴赏家身上的特质,而非事物身上的特质。后者是一条死胡同,因为我们永远找不到标準答案。

你是否认同休姆的说法呢?有些哲学家认为休姆的理论并不一致。一方面,休姆承认品味有高低之分,也就是有好的鉴赏家与差的鉴赏家;另一方面,他认为品味来自主观的情感。这两者似乎有冲突。对于休姆的文章该如何诠释,目前学界还有很多争论。但无论如何,对于品味是否有标準可言,休姆还是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答。

在下一季的节目中,我们要谈谈逻辑思考。在台湾这个政治纷扰的环境,逻辑思考显得特别重要。当媒体充斥着假新闻、政治人物满口漂亮的谎言,我们应该如何用理性思辨来消化接收到的讯息呢?除此之外,每天都有不同的公共议题在延烧,随着社群媒体的发达,民众对于公共议题的参与也显着提高。但要进行有效率的讨论,逻辑思考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下一季的节目将替大家装备基本的思考配备。这是《哲学好好玩》,镜文化製作播出的播客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斯谚,我们下次再见。

除了替镜文化粉丝专页按讚留言,不错过精彩节目,跟上播客趋势,赶快加入「镜文化podcast社群」,一起讨论分享Podcast吧!

参考文献:Scruton, R. 2011. Beaut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听「镜文化 为你朗读」声音频道iOS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

Podcast(播客)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订阅「镜文化为你朗读」后,只要有新节目,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让我们的声音,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跑步、洗碗的零碎时间。网页版的用户,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

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goo.gl/yzh6Vk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