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美识别_要闻下载

发展商为屋业工程‧拆小学停车场篱笆‧市会阻止不果‧拆施工围墙

时间:2020-06-22  作者:
发展商为屋业工程‧拆小学停车场篱笆‧市会阻止不果‧拆施工围墙(森美兰‧芙蓉26日讯)发展商为展开屋业工程,把占用私人地段的芙蓉中华小学停车场篱笆拆除,校方立即阻止,并引起朝野政党、华社、警方及芙蓉市议会执法单位到场调解,市议会主席指示发展商停工,但发展商没有理会,市议会执法单位只好动手拆除对方搭起方便施工的锌片围墙。这起拆除篱笆引发的风波于週六上午8时发生,承包商的工人一边拆除学校停车场的篱笆,一边搭起锌片围墙準备施工。消息传开后,校长彭友娣、家教协会主席张庆生、董事部、老师、甚至朝野政党领袖及芙蓉市议员等人,纷纷赶至学校了解情况,设法阻止拆除篱笆的工人,虽然校方董事曾一度破口责备发展商派出的保安员,但对方没有理会。芙蓉中华小学位于罗白区。校方说,学校的停车场用了约10年,地段面积约有十多个店屋宽大。发展商卖地比市价贵3倍校方声称,之前该地段是州政府的保留地,校方曾经向州政府申请拨出地段,虽然未获批准,但州政府答应不会动用地段进行商业活动,校方因此没有后续行动。岂料,有关地段在校方不知情下出售给发展商,且经过数次转手,最后落在芙蓉发展商谢章龙手上。校方曾与发展商交涉买下地段,但对方开价过高,比市价多3倍,结果双方谈不拢。发展商于去年11月向芙蓉法庭起诉校方,指校方占用私人地段,答辩人包括芙蓉中华小学董事会主席曾生、家教协会主席张庆生、校长彭友娣及学校。在场的学校代表律师指出,案件带上庭后,发展商多次更换代表律师,不过对方的法律程序出现错误而决定撤销起诉,但法官认为诉方必须赔偿堂费给辩方,因此于今年2月21日指示发展商作出赔偿。他说,发展商不但未作出赔偿,还为了“自救”先指示工人拆除学校的停车场篱笆,这是行不通的做法,算涉及刑事。发展商献议地段离校园远芙蓉中华小学家教协会主席张庆生说,发展商谢章龙曾向校方献议另一块在住宅区範围的地段作为停车场,但是有关地段属于斜路,而且离校园有一段距离,根本不适合作停车场。他说,校方去年多次与发展商商谈,希望能以合理价格买下学校的停车场地段,但是无法达致共识。“教育局于去年9月致函发展商,指学校的停车场不适合进行发展屋业。”他说,一旦发展商占用停车场,将影响家长出入载送孩子上下学,也对学生的安全带来困扰。他指出,99%的家长希望能保留停车场,因此他恳请发展商能作出协调,否则校方将会採取法律行动。发展商斥校方立场反覆发展商谢章龙强调绝不会向校方妥协,并会使用地主权力,拆下学校停车场篱笆。如果校方的车辆仍进出停车场,他将把车辆拖走。他声称与校方代表多次会谈,也多次让步,给予相等于近100万令吉价码的地段与设施,但校方立场反反覆覆,他忍无可忍,不再与校方商讨。他说,他撤销起诉后,翻查法律文件,确定本身拥有地主权利,于是两天前致函校长,透露随时会展开拆除篱笆行动。“校长收到信件后也有盖章及签名,但却没有联络我。发信同一天,我也前往警局备案,因为担心拆除篱笆时,会有人滋事或发生不愉快事件。”决行使权力拆篱笆他在2年的商讨中,曾献议学校使用附近另一地段的6个住家单位作为停车场,并建好道路、沟渠及篱笆等,总值近50万令吉。他声称有关地段并非校方所指的斜坡,而是与校园同高的平地。过后,他再次让步,同意将现有停车场出口的60尺宽、110尺长的地段让出,价值50万令吉。“我已经提出约100万令吉价码的折衷方案,校方还是不同意,令我们之间停止协调工作。”他说,校方确实提出购地要求,开出的价格比买地价低数十倍,令他无法接受。“我买地是要发展,但事情拖了2年,我每个月要还银行利息,我唯一的做法是实行地主权力,拆除停车场篱笆,至于在停车场外搭起锌片围墙,我确实没申请准证,如果市议会要拆除我也不会阻止。”“我将在停车场围篱拆除后,在我的土地上筑起篱笆,以免卷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校方有车辆进来,我会把他们的车拖走。”另外,询及堂费问题,他则表示法庭仍未下判。森华堂吁援徵用法令徵地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主席刘志文认为学校利益超过商业利益,希望发展商能与校方好好商讨,共同达致解决方案。“如果发展商动用学校停车场发展屋业,将影响学校的教育素质。我们将就此事致函森大臣。”森州行动党秘书谢琪清说,当初州政府不应该批准有关地段作为商业用途,造成事件演变至今的地步。“发展商不尊重法庭的判决,自行拆除学校停车场篱笆,可算藐视法庭。我们吁请州政府援引1961年土地徵用法令,收回有关地段。”他将会在来临的州议会上提出有关问题,要求州政府给予合理解释。森州马华副秘书李麒昌遗憾发展商强硬的行动,马华将会继续跟进此事。市会週一召见发展商芙蓉市议会主席拿督阿都哈林获悉芙蓉中华小学停车场被拆除篱笆风波后,马上下令发展商停工,并召见发展商于下週一上午8时会面商谈问题。芙蓉市议会黄碧敏向各报记者展示阿都哈林发出的指示手机简讯说,如果发展商不停工,市议会必採取强硬行动。虽然校方、市议会及朝野政党向承包商交涉,惟他们没有听取市议会指示,在场的市议会执法人员唯有动手拆除对方搭好的锌片围墙,挂起警示黄线条。警方担心现场出现混乱,派出警员到场维持秩序。‧2011.02.2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