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美识别_要闻下载

解读《露西》:精简扼要地陈述了佛教哲学中的历史、宗派与精华

时间:2020-08-05  作者:

其实看《露西》也是几个礼拜前的事情了,看完之后深为之震撼,想不出竟然有人能那幺完整地诠释佛教。

视露西为哲学电影的人不少,网路上可以看到种种说法纷飞。有趣的是,他们都无法提出能与这部电影里能完全相应的一家哲学系统。

也有些人将它归到佛教,但不外乎就是在说大脑开发的神通、最后结局等于涅槃云云;说实在的,令人有点失望。

其实依我来看,这部电影完整的陈述了佛教哲学中的历史、宗派、精华等等,无有相违、顺序井然地舖设了整个系统,却用精要简单地方式表达,令人歎为观止。

少废话,我们开始吧。

第一个场景,应该是在诺曼教授向法国的学生们讲解他的理论时,最后点出了海豚自己开发出声纳、而人类则是创造了声纳系统这两者的差异,推出了一个假设性结论:

人类是不是重于拥有、而非存有?

拥有跟存有两者,说白了就是「新创造个什幺东西」与「开发出本来就有的什幺东西」这样的差异;反过来说,一旦需要去新创造,就是本来没有的、而本来有的,就不用去创造。

诺曼教授以声纳系统为例来讨论这两种情况的差异,当然不只声纳、任何的能力都可以包含在里面;但我想谈的,是觉悟的能力。

我们知道,所谓成佛,讲白就是觉悟,但觉悟到底是怎幺发生的呢?是本来没有的东西、我们去新创的,还是本来有,我们去开发出来呢?

这两种差异,正表现了大乘跟小乘的差异:大乘认为众生都有觉悟的可能性,或又将那可能性视为种子(倾向存有)。小乘的见解则认为,要是承认了种子的存在,必得承认它生死流转的乘载所依,也就是「我」。因此否认这样的看法(倾向拥有)。

要注意的是,这边的大乘指的是缘起学说的追随者,不管要怎幺定位那所谓「能被开发出的东西」:是像唯识一般说那是种子呢、又或是要像中观那样说是一切的可能性-空性都行。

如果注意到的话,你会发现我们这里少了大乘里的一个学派,因为其实还有第三个选择:归零。但这部份我们最后再谈。

露西接着从一个凡人、经过一连串的波折后,脑力开始极速开发。当他从被拘禁的地方逃出来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拔枪杀死了外面拘禁他的人,再跑到医院去请求检查。

这段过程中他表现出了一个明显的特点:脑力的开发、使得他的脆弱面、或笼统地说「人性」暂时(或永久?)被抑制。这些脆弱面当然包括负面的恐惧、痛苦、害怕等等,但也包括了正面的同理心、悲悯。这段最关键的,是他联络教授问教授给他什幺建议,而教授建议他「该把你的知识传递下去。」,让他有了脑力极速开发后的人生目标。

我认为这部分用比较极端地方式阐述了小乘圣者-阿罗汉的境界:修习小乘法门的行者在智慧与神通大量开发、且达到某种果位的情况下,不但不会再有恐惧布畏等等,反过来说,也失去对世间的关怀与主动的怜悯心,说难听点的话,大有种事不关己的味道在里面,直到佛(教授)将其从小乘的涅槃中唤醒,才会开始步入利益他人的菩萨道上。

接着,步入了菩萨道的露西搭上了前往法国的班机,但在飞机上他的肉身却开始毁坏,当时他惊恐至极,即刻吞了许多的药物来维持。

我们这边可以做个有趣的推论:首先,他还会害怕自身的毁灭,证实他当时尚未证得阿罗汉果、色界粗品烦恼应该也还没断,再了不起也就个二果吧,所以最多也就是个从二果转入菩萨道的凡夫;但他已经生起无作利益所有人类的心态,那资粮道是一定有的。(参考:什幺是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

但如果注意看,你会发现在飞机上大量用药的前后,露西在对事物的认知、自己能力的掌控有很明显的改变:或许算是在一座(大量用药)之中冲上见道,那大概是个利根众生,从加行道暖位一座现证空性吧。

下一段其实没什幺,是当他们在法国追车的时候,如果大家注意到,你会发现当帅警察告诉他「这样我们会死掉!」时,他的回应是「We’ve never die.」

当然我忘了中文字幕是什幺,但没那幺传神就对了,这句大家自己看吧,一看应该也就知道了。

帅警察曾经问露西:「你这幺厉害了,要我帮什幺忙?」、露西回答:「提醒我仅存的一点人性。」

这也恰好契合菩萨圣者们的状况:菩萨为了利益众生而发愿投生于轮迴,因此「刻意」保有一点细微的贪欲种子在那边不灭除,以帮助它自己得以投生道轮迴中利益众生;只是要不要把贪欲跟人性划上等号就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了。

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一段,露西在图书馆会见了教授们,并告诉他们人类用既有的概念来理解大自然是错误的,唯一真实、得以测量的是时间。

直接说吧,这是早期的唯识学说。

早期的唯识学认为所有外境都是空,唯一真实的是最细微的心识时间分;要了解的是,所谓的「空」,是指并非概念所能理解,由于概念都是二元的、绝对的,所以必然有其破绽,而「空」就是从这些破绽下手,反证概念是无法真实了解到事物本身这个事实。

佛教都谈空,但各宗派对于空的认知有深浅层度的差异,唯识认为外在皆空、但最细微的心识时间分真实,正与此处所说相呼应。

我们可以推断此时露西象徵的是已经登入圣者位的菩萨,但是在思想上仍然停留在大乘初阶班-唯识学中,那大概是还没到八地以上,也就是在二地至七地之间Some where吧。(参考:菩萨十地略说)

接着,他坐在椅子上,将大脑的能力开发到极致;倒转了时空,留下了知识后,消失了。

这边看似简单,其实複杂,我分开来解释一下。

首先,我们一开始提到了「拥有」、「存有」、「归零」三种状况,也点名了小乘与拥有、大乘与存有的关係,但是归零呢?

归零是金刚乘。

金刚乘的法教是建立在佛的三转法轮之上,强调众生本净本真,被假的障垢所盖住了,所以只需要把这些障垢清除掉就够了,不需要去「创造」或是「开发」什幺,因为它本来就已经完美了。

最后的场景导演用与一开始反方向的方式来阐述:本片一开始是一个细胞分裂为两个、两个分裂为四个这样一路下去的过程;而最后则是四个并为两个、两个并为一个,这恰好解释了所谓的「归零」。

也就是说,露西从一个追求创造的凡人「对应初转法轮」、进而成为一个能够开发的神人「对应二转法轮」、最后成为一个归零的不知道是什幺的东西「对应三转法轮」;顺序与过程正好排列出了三转法轮、或者三乘佛教的根本差异与顺序:创造你没有的、开发你有的、回归你本来的。

接下来,就不难理解最后露西在「归零」的时候,其实是把所有的概念都归零到最原始的状态,这个时候也已经突破了时间、象徵破除了「时间」是準确测量的这个概念,算是进入了中观吧。

儘管他已经进入了不被任何概念所束缚的状态,但仍然能留下许多许多的知识,正好表现出了佛的两种智慧:如所有智(经验真理)跟尽所有智(认识现象)的特质。

最后归零了,空了,那就是法身。没有形体、没有阻碍、没有来去、如汪洋般的法身。

想知道更多如何实践自己的理想并成功的技巧吗?欢迎来到作者FB专页快乐大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